水果是否有个“后乔布斯”问题

好吧作为一个脑残果粉在敲不死去世3年后才来谈论这个问题似乎是有些奇怪,8过这是偶在围观完这次水果发布会之后最大的感受,以至于最近已经忙到切换成一月一更的偶破例专门为此更新了一篇特稿 w
IMG_3955

偶们来逐条回顾一下本次发布会

被跳过的近况报告

不止是水果,可以说10个发布会有9个是从近况报告开始的——我们卖了多少、我们赚了多少、我们进步了多少……等等等等,目的一是为了给投资者一个大致的轮廓,二是可以调动接下来的正餐前的期待感;而这次水果以“我们今天实在有太多要说”为由,砍掉了这一环节开门见山直接讨论 iPhone 6

应该说这样“特例”的构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的确显示了水果本身对此次发布会的重视感;当然,即使抛开构成不看,光是此次发布会的选址就足以突显水果的重视了——这是水果发布初代 Macintosh 和初代 iMac 的地方,而且观众容纳也比水果近年来喜欢使用的芳草地更多,对水果来说意义重大;但这从某种角度上也反而衬托出了“内容”的不足,这一点偶们最后再来讨论

全体增大的 iPhone

如果说 iPhone 5 开始增大的屏幕分辨率更多是为方便开发者做适配而做出的妥协,那么毫无疑问这一次水果是豁出去了的改革——只是这次的改革,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很让人摸不着头脑——毕竟当年 iPhone 5 的 1136×640 的分辨率就已经让大家感到奇葩了,当然毕竟为了照顾640的宽度这也是没有办法;但是这一次,尽管水果干脆放弃了以往的分辨率,但iPhone 6 的 1334×750 的分辨率依旧是那么奇葩;而能在奇葩度上打败 iPhone 6 的分辨率的,竟然是 iPhone 6 Plus 的分辨率——眼看着他是再常见不过的 1080p 的分辨率,但实际上那只是他的物理分辨率——实际上他的理论分辨率竟然是奇葩的 736×414 放大3倍后的 2208×1242 的分辨率(要说这两个分辨率有多奇葩——iPhone 6 发布这么久之后偶仍然每次都需要 google 一下才能说出他们的分辨率是多少

当然要说为什么 6 Plus 会如此奇葩,这是水果在做第一代 Retina Display 的定义的时候,是因为 326dpi 是初代 iPhone 的 163 dpi 的两倍大小,所以在同等物理尺寸上实现了双倍像素密度的这么一个概念;而 6 Plus 的 dpi 只有 401,比 326 要高但是却又达不到 163 的 3 倍,因此水果的做法就是在渲染的时候先以大约 163 dpi 的 3 倍的像素密度渲染到 2208×1242 的大小,然后再通过硬件计算插值将其缩小为 401 dpi 的 1920×1080,通过这样做到理论分辨率和物理尺寸大小的相对对应——但是偶仍然很想吐槽,与其做这么奇葩的分辨率降值,用 3 倍的 dpi 和同样的分辨率做个小一点的手机不就完了至于非要做成 5.5 寸么!

是的,对于整个 iPhone 6 产品线偶最大的吐槽就是,真的有必要做这么大么

大屏幕的视觉快感度,还是小屏幕的单手操作性,这向来是一个取舍问题;以往的 iPhone 选择了单手操作性,或者应该说在初代 iPhone 诞生的那个年代,对于手机来说还并没有“大屏幕的爽快”这个概念,第一个做出大屏幕的 Dell Streak 被人耻笑为拿个砖头,而第一款算是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 Galaxy Note 在诞生之初也并非一帆风顺;而此后的业界,一方面是为了开拓一块新的市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和 iPhone 正面冲突,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开发大屏幕手机;相比起小屏幕,大屏幕虽然牺牲了单手的可操作性,但却无疑有更好的视觉快感,这是 3.5 乃至 4 寸的 iPhone 不可能提供的体验

而这次 iPhone 似乎是不惜以牺牲单手操作性为代价,全面转向为以内容消费为主导的视觉快感优先的道路(尽管有所谓的 Reachability,但是那货是否好用还有待验证),以至于干脆砍掉了以往的 3.9 寸屏幕,好处是喜欢大屏幕有想要用 iPhone 的人有福了,坏处是喜欢小屏幕所以喜欢 iPhone 的人干脆被无视了

姗姗来迟的 Apple Pay

Apple Pay 最大的优势就是其很好地做到了便捷性与安全性的最大化——而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毫无疑问如同 Cook 说的,做移动支付的人很多,但是绝大部分都失败了——他们的失败就在于他们都需要找到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来支撑他们的运营;这一点水果则不必太担心,他已经坐拥一大票的用户,并且他们有足够的现金,不需要靠移动支付来盈利,只要达到收支平衡即可(目前的小道消息称每一笔使用 Apple Pay 完成的支付水果只需要从银行获取0.15%的佣金),而且他们的主页仍然是向消费者直接贩卖硬件所以也不需要依靠获取个人信息来创收——这样的条件,是促成水果能够和信用卡机关与其他商家达成合作关系的最大原因

从演示视频来看,Apple Pay 可谓的确非常便捷,只需要掏出手机,按住 HOME 键,搞定

但是目前来说偶仍然还有一个疑问——比如日本的 Mobile FeliCa (日本国内的移动支付平台)的话,一台手机里面可以储存多个服务,不只是自己的信用卡,还有电车卡、Edy 等日本国内的预充值服务,而在使用的时候用户是不需要手动指定使用哪个服务的,指定服务的是支付机端,比如进车站的时候毫无疑问是使用电车卡,在便利店消费的时候则是指定使用哪个服务然后店员负责指定好之后来刷——也就是说用户不需要拿起手机之后打开什么 app 再来选择什么服务然后来刷手机,而多种服务及多个信用卡之间的切换是否方便水果并没有详谈——当然,Apple Pay 何时才能进入日本本身也是一个问题,因此这个时候来担心这些问题也没啥用

不惊不奇的 One more thing

这是一个需要使用很长的笔墨来阐述的篇章——从整个构成来看,无疑水果这次对这个“One more thing”是非常看重,介绍 iPhone 6 家族时只使用了 30 余分钟,接下来的 Apple Pay 更短只有 10 余分钟,而这个 One more thing 则花了超过 40 分钟来介绍,其中整整 10 分钟是 Ive 的介绍视频——这在水果历届的发布会上并不多见,更何况这是 Cook 时代的水果第一次使用“One more thing”来介绍一款产品——当然不用偶多说废话大家也知道这款产品就是传言已久的 Apple Watch

在开始介绍 Apple Watch 以前,请先允许偶放一段来自作家 Simon Sinek 在 2009 年的 TED 大会上说的名言

People don’t buy what you do; they buy why you do it. And what you do simply proves what you believe.(人们不是买你的产品,买的是你的信念;而你的产品不过是你的信念的一个证明而已)

毫无疑问水果这次选择这个曾经发布了初代 Macintosh 和初代 iMac 的会场,完全是为了这款全新的 Apple Watch。可惜的是,发布会上对 Apple Watch 的介绍,完全达不到那两款产品的“革命性”意义。1984 年水果发布的初代 Macintosh,在当时完全打破了“电脑是只有 Geek 才能使用的东西”这一观念,通过简单易用的图形操作界面与鼠标让普通人也不需要为了使用电脑而去记忆那些难懂的命令;而接下来 1998 年发布的 iMac,虽然对业界的颠覆意义不大,但是确实向世人宣布我大水果又复活了的一款对于水果自己来说意义重大的产品,其大胆的半透明外观设计更是让其即使作为家电摆在客厅也毫无违和感

而与这些前辈相比 Apple Watch 如何呢?敲不死说过,水果每做一款革命性的新产品,其最重要的就在于他那革命性(Breakthrough)的 UI——Macintosh 带来了 GUI 与鼠标;iPod 带来了 Click-Wheel,接下来 iPhone 带来的是 Multi-touch 触屏。Cook 在发布会上也重复了这句话,而接下来 Apple Watch 带来的这一所谓 Breakthrough 的 UI 则是 Digital Crown(数码表冠)

由于现在并没有实机给偶测试,偶们唯一能够获得详细信息的只有现场的演示 demo——可惜的是,做 demo 的那个人显然演讲水平与演示水平都过不了关,嫣然一个初次登台的小生一样动作畏畏缩缩(当然他的确是初次登台);从他的 demo 上,偶们很难感受到这款产品有多么的革命性,至少偶的最大感受是 Apple Watch 并没有一个所谓 Breakthrough 的 UI,很多交互只不过是一个对尺寸做出的妥协;Apple Watch 也并非一个 Problem Solution(问题解决方案),更多地传递出来的只是一种因为我们的竞争对手都在做这个,所以我们也要做,与他们相比我们更 Bla Bla Bla 的感觉而已

当然 UI 方面可以在后续产品上继续做改进,比如这次发布会之后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的 iPad Classic 最让人喜爱的 Click-Wheel,也不是在初代 iPod 上就完全实现了的,而是在后来的 iPod mini 上首先实现的,因此这个 Digital Crown 也许也能在后续的产品当中继续改进成为一个真正 Breakthrough 的 UI,但是对于 Problem Solution 方面,至少偶是真的没看到任何亮点

对比一下敲不死在发布 iPod 的时候,对于为什么要做 iPod 他的回答非常简单,因为我们爱音乐;而对于 Problem Solution,他说市面上的音乐播放器都太糟糕了——要么就是体积小的容量也小得可怜,要么就是容量够大的体积也大得可怕,并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就是要找到你想要听的那首歌太困难了CD 播放器只有 15 首歌(一张 CD),即使是 MP3 CD 播放器也最多不过 150 首歌,更重要的是他们体积很大不方便携带——因此 iPod 就是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而诞生的音乐播放器。虽然现在大家早已习以为常了,但在当时 iPod 的广告语——1000 songs in your pocket 无疑是对这个 Problem Solution 的最好阐述

最激动人心的 iPhone 发布会上,敲不死首先拿出了当时市面上所谓的“智能手机”,直截了当地指出他们的 Problem,他们哪里哪里不对,接下来对于这个问题的 Solution 是全新的巨型屏幕(是的,3.5 寸屏幕放在那个年代的手机上的确是“巨型”),以及无比精准而易用的 Multi-touch 系统。不仅如此,它更是一台 Internet Communicator(互联网联机设备),其桌面级的网络浏览器以及邮件处理工具直接让当时市面上的那些所谓智能手机相形见绌——当时在发布会上被拿来当靶子的 4 大厂家,诺基亚的手机业务已经被卖给巨硬,摩托罗拉在被卖给 Google 之后手机部门又被转手给了来弄我,黑莓至今连在它所擅长的法人市场也仍然不见任何起色,至于 Palm——天啊偶甚至实在回想不起来偶上一次看到这个公司的新闻是什么时候了

而接下来敲不死发布 iPad 的时候也是直接剑指当时的 Netbook,对于他们根本的问题也是一阵见血指出“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新产物,说白了只不过就是一台便宜一点的笔记本”。由于在当时的市面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直接对手”,敲不死选择了用大量的 demo 来替代乏味的功能解说,甚至在台上干脆摆了一台沙发,demo 的全程几乎是一直坐在沙发上完成的——由于 iPad 是个相对更新颖的产品种类,水果使用了直接照搬使用情景的方式来向大家传递出 iPad 在使用起来是怎样的感觉的信息;而在结尾,敲不死说道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因为我们是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上——我们的目标,就是让科技能够最大限度为人们服务

那么这一次 Apple Watch 的发布又怎么样呢?首先在使用情景上就显然考虑不周——做演示的人并非将其佩戴在手上演示,而是选择了一只手拿着那块手表另一只手来操作的方式——这是使用手机的方式,而非使用手表的方式——这显然无法传递出平时偶在使用手表时的操作感,引用某广告毒药龙哥的话来说,就是“我要让观众看到,我用的时候是这个样子,你们用的时候也会是这个样子!

并且在演示本身也显然没有“Boom”的感觉——当年敲不死在介绍 Multi-touch 的时候,每一个手势都使用了大量的时间,甚至是重复了多次来介绍,更为重要的是,在最后的最后,他将所有的这些单独的功能合并在一起,作为一个“使用场景”来演示,使用 iPhone 的生活是怎么样的;而 Apple Watch 的 demo,很多演示并不够充分,观众甚至还没有领悟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操作的时候就已经结束进入下一个了;而且也并没有哪怕是一个集合了数个功能来演示的场景,比如 demo 里本可以对 Apple Watch 的那些脉搏测量等传感器着重阐述一下,来介绍实际生活中偶在锻炼或者是其他什么活动的时候 Apple Watch 是如何将这些数据收集并反馈给 iPhone 的——可是那人却根本连戴都没戴这块表又何来这样的 demo?这样的 demo 的后果就是围观完之后给人的感觉就是,哦这是一款镶有水果标志的手表赶快去买买买,而非哦这是一款能改变我生活的产品赶快去买买买

那么如果功能上没有什么突破性的亮点,设计上又如何呢?很残念的是 Apple Watch 的设计上非常趋于保守,并没有任何突破性的设计——与其说他是最少人会讨厌的设计,不如说他只是一个过分平淡的设计——没错,或许比起 Moto 360 只适合男士戴来说 Apple Watch 对性别会没有什么挑剔,但是如果作为一款女士用表来说——它又显得实在太厚了

回到这一章一开始的那句引言:People don’t buy what you do; they buy why you do it. And what you do simply proves what you believe. 敲不死年代的水果,毫无疑问“改变人们的生活”是那个最大的“Why”,可惜的是这个“Why”偶在 Apple Watch 上并没有看到,或许这跟那个糟糕的 demo 不无关系,但是偶仍然还是想刨根究底问一下——为什么要做手表?它是对哪一个 Problem 做出了一个 Solution?它是在哪里能够改变偶们的生活?究竟偶使用 Apple Watch 是否就比在 iPhone 上发推更方便了?至少偶现在时无法想象

在 1997 年敲不死刚回到即将倒闭的 Apple 的那届 WWDC 上,水果没有发布任何新产品,只是说了我们会逐步放弃 Mac OS,逐步向 NEXT STEP(也就是现在的 Mac OS X)平台过渡,因此整个 Keynote 基本上是一个 Q&A 的形式贯穿;其中有个人问到关于 OpenDoc(Mac OS 的跨程序通用文档形式)的时候,敲不死说过这么一句名言:Focusing is about saying “NO”(“专注”是“说 NO”的过程),没错的确很多东西都是初看起来他们很美好,但他们只是一个“部品”,作为一个决策者你需要关注更大的全局,因此对于那些部品你必须要合理判断,对于不适合全局的部品你必须说 NO,通过说 NO 你一定会得罪许多人,但在这个过程中你所专注的全局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通过说 1000 个 NO,最终你会获得一个伟大的产品,他的价值将比那 1000 个腰斩的部品所加起来的价值更大

对于 Apple Watch,我不清楚他是否是那个说了 1000 个 NO 之后的产物,但至少通过这次的发布会,偶是并不能获得这样的感受,甚至很多地方感觉是技术在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就草草上阵,比如 Cook 避而不谈的续航能力,又比如刚刚偶也说过了的尺寸太厚——回想 Apple 开发 iPad 的时候,是早在 2001 年就开始开发,而中途甚至一度中止 iPad 的开发转而利用其开发成果开发手机(也就是现在大家所熟知的 iPhone),在 iPhone 获得成功之后再回来用这些已经成熟了的技术来开发 iPad,而对于 Apple Watch,似乎 Cook 是没有耐心等到电池技术更为成熟的那一天了

丧心病狂的 Live Stream

抛开产品,这次发布会的直播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槽点——围观现场直播的偶在开头30分钟是头一次出现了真想关掉电脑睡觉起来再来看总结的想法——时不时出现的断线问题就算退一万步说可以忍,那不论哪国的直播都通通加上的中文同声传译那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境界——偶是真想拿 iPhone 6 凸出来的镜头去狂蹭负责声道管理的人了

应该说对于这次 Live,水果还是花了一些功夫的——除开视频直播以外,水果更是首次在直播页面添加了相关 Tweet 的图文卡片式直播来方便网速不够无法围观视频的人,甚至专门为了中国市场提供了微博的直播,以及为了中国市场加入了同声传译——至少偶是从来没在其他任何一场发布会看到类似做法的;然而可惜的是这次的问题也都来源于这两个大胆的尝试——卡片式图文直播出现了 JSON 错误,从而导致了视频直播的不断掉线;而中文的同声传译,则由于声道切换的错误导致本该只在天朝国内播出的它被同步广播到了全世界。毫无疑问,这次的直播可以说是水果乃至所有科技界发布会直播里面最差的一次直播;而脾气好一点的外国人也只好苦笑着说:好吧那个妹子的声音还不错

所幸,这样的问题在30分钟左右得到了解决——至少在偶这里,偶不再听到该死的同声传译,也没有再视频掉线,可惜的是这30分钟,对于很多关注水果发布会的人来说是毁灭性的——特别是因为时差原因不得不在深夜围观的广大亚洲人民来说

结语

Cook 在每次发布会都会特别强调敲不死的精神融入在 Apple 的 DNA 里面,但这种强调反而更像是一种掩饰作用——敲不死就是敲不死,没人能代替他,这一点相信没人会反对;而如果要说 Cook 领导下的水果不是好水果,或者说回到文章的标题,水果是否有一个后乔布斯的问题,虽然偶这一通篇都在说这次发布会的不足,但是偶还是想说这一点现在还很难说——敲不死对 Cook 说过,不要去考虑如果是他会怎么做,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而 Cook 自己也非常理解这句话,他知道他不可能成为敲不死,所以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带领水果,而偶们无法再使用敲不死年代的眼光来看待现在的水果——Cook 本身是供应链管理出身,他的绝活不是创造什么东西来改变世界,而是利用已有的东西来实现利益最大化——就这一点来看,现在的 Cook 毫无疑问是提交了一份非常出色的答卷,水果在 Cook 的管理下现金流是与日俱增,作为一个公司他是愈发健康地在成长。或许在 Cook 带领下的 Apple 不再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但在偶看来,Cook 唯一的任务,只需要在水果迎来下一个伟大的 CEO 以前给他留下足够的现金供他挥霍就行

p.s. 题图是本人围观发布会直播时使用的设备们
再 p.s. 虽然偶通篇都在说这次发布会的不足,但是这次发布会还是有那么一个非常大的亮点的——U2的那张专辑很好听!(个人使用谈,嘉宾观点与本台立场无关)

Author: 星野恵瑠

Mac user, Niji-Ota, Chinese, Now working in Japan at MAGES. Inc., Future's aim is that one day my name can be listed in Wikipedia

15 thoughts on “水果是否有个“后乔布斯”问题”

  1. 嘛~这个我也熬夜看了,前30分钟真心不能忍就是了~23333
    相对来讲,10月的这个发布会或许亮点更多,5k的iMac简直屌的飞起来了! (:D)
    另:找到你的新博客了,撒花~

      (Quote)  (Reply)

  2. 咱上周搬到了加州 San Jose,然后抛弃了奇烂无比的 ATT 网络转向了 Verizon,由于制式不同,在新 iPhone 到达之前用了部 HTC One M8 做代替… 然后咱明白了无论 Apple 的新产品会做成什么样,它永远是最好用的,也会是相当好看的。这些天只是出门的时候没有 iOS 用,咱就已经感觉到什么是用,什么是折腾…

      (Quote)  (Reply)

  3. 就像5s的touch ID,索法神教Z2的4k摄影,巨硬移动808的4100W摄像头,lumia920的光学防抖,有这种手机上第一次出现的新玩意儿才能算是“正真的”新手机,否则都是在耍流氓。 (=v=o) 我才没有再说水果这次的NFC,1080屏,大屏幕

      (Quote)  (Reply)

  4. 夶居然不喷直播开始时的各种问题 (……) 就这次一开始直播时的各种断连以及全世界中文同译等就感觉Apple似乎根本没花心思在调试或者说这次发布会上,自己都一直再说注重细节云云结果搞出这种体验出来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给出直播呢 (=w=)

    话说既然iPod classic下架了不像我这样去买台纪念下么 (OoO) 虽然不知道还买不买得到。

      (Quote)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D) (!!!!) (……) (^o^;) (==) (OoO) (=v=o)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