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不死正式辞任水果CEO

嘛身为果粉的偶又岂能不第一时间写文纪念呢

首先从结论上说——其实偶对未来5年内水果的发展并不感到担心,一是因为水果强大的现金流,即使水果现在什么都不干了既不开发新产品也不卖任何东西,水果所持有的现金都还足够维持公司的存在数年——这在经济上保证了未来5年之内水果的存在;二是因为任何一个公司都有短期规划、中期规划和长期规划,更何况水果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其实就员工数量上来说水果并不算特别大),虽然未来10年的超长期计划还有各种不确定因素在内,但是未来5年的长期计划至少敲不死肯定已经把大方向给打理好了,接下来就只是实际运营的问题而已——而关于实际运营的问题,最近两三年从工作内容上来看实质上Tim Cook已经是在担当“CEO”的这么一个角色了,而敲不死与其说是CEO不如说是一个(有很大实权的)参谋和吉祥物,也就是说敲不死的辞任从某种角度来说在实质上对于水果的冲击力并没有那么大——这在经营上也保证了未来5年内水果的发展

而问题是5年之后——在没有了敲不死所规划的大方向之后,继任的Cook,或者其他任何人,是否还能重现敲不死时代的辉煌,这一点还需要时间的验证,8过偶个人的看法是敲不死也不是神,不必过分去神话他的存在,偶相信也希望未来水果仍然能继续发展下去

敲不死无疑是一个伟大的人物——至少在经营方面是这样;在创业初期,两个史蒂夫——敲不死和沃兹尼亚克曾经为了Apple II应该具备多少个扩展槽而争论过,敲不死坚持认为最多只需要两个扩展槽,而沃兹尼亚克则认为至少也要10个以上——这个事例曾被多次引用,来说明两个敲不死对事物看法的不同,甚至有偏激者认为,这说明了敲不死只是一个商人,而沃兹尼亚克才是技术人才

当然偶不否认沃兹尼亚克的确是个技术人才,事实上Apple II的设计制造的确是由沃兹尼亚克完成,而敲不死所作的,是把这台Apple II成功地推销了出去,成为当时最卖座的PC之一;但是这完全不能说明敲不死不懂技术,而是敲不死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认为,科技是应当为普通人服务的,再高的扩展性,如果不能让人轻易地上手,那么追加这部分成本显得毫无意义

事实上敲不死对于技术的理解也很有一番见地,这一点可以从很多侧面展示出来:首先是对于编程语言的选择。现在的水果用户,只要是高阶一点的相信都知道Mac OS X也好iOS也好,官方的“推荐”编程语言是Objective-C,事实上Obj-C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靠了敲不死,当年被水果扫地出门之后的敲不死创建了NeXT电脑公司之后,正是看中了Obj-C的优点,而采用了Obj-C为开发语言——直到基于NEXTSTEP的Mac OS X和基于Mac OS X的iOS都仍然如此

那么Obj-C有什么样的优点呢?事实上可以说,和朝着“面向对象编程”方向进化的C++不同,Obj-C是直接在原始的C的基础上加上了面向对象编程语言的鼻祖之一的Smalltalk语言的扩张(第一个面向对象编程语言是Simula,Smalltalk则可以算作是第一个“完成型”的面向对象编程语言);由于Smalltalk是完全的纯粹的面向对象编程的动态语言,而C则是刚好相反非面向对象编程的静态语言,因此Obj-C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其实就是:C和Smalltalk的合体

别看Obj-C这样说起来好像很普通,但是正是由于这样的指导思想,保证了Obj-C和C之间(也是和UNIX)的兼容性的同时得到了面向对象编程的特性(事实上关于兼容性这一点,Obj-C可以完全兼容C,也就是说使用C语言编写的程序都可以不经过任何修改使用Obj-C编译打包;而甚至朝着Better C的方向进化的C++都没能做到这点);而相比起Java这样的“中间语言”,Obj-C这样的Native语言又有着更好的执行效率;因此正是看中了Obj-C这样的优点,敲不死率领的NeXT才会采用Obj-C作为官方开发语言

另一个侧面仍然和NeXT有关(或者应该说没有了沃兹尼亚克之后敲不死在技术上也没有可以依赖的人了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前面说到Obj-C和UNIX环境的兼容性,事实上NEXTSTEP正是基于UNIX的操作系统(更准确来说是基于Mach内核的UNIX-like操作系统;UNIX认证则是后来Mac OS X 10.5 Leopard之后的事了),而要说这样的操作系统有什么好处,那么除开老生常谈的安全性稳定性之类,对于后来的水果来说最为受益的部分则是他的灵活性了——为什么Mac OS X从PowerPC时期过渡到Intel(x86)时期(至少看起来)那么容易?为什么能够把Mac OS X精简到iOS(事实上就连Windows Mobile都是和Windows有着不同的内核)?为什么基于Mac OS X的iOS在ARM架构的CPU上运行Mac OS X在x86架构的CPU上运行而两者还能不互相干扰同时开发?这一切撇开技术面不谈的话要说理所当然好像还真本该是理所当然,但也正是技术面上这个Mach的灵活性才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技术本该为人服务,而不是单纯去追求技术,或许这也是最好的体现之一,对于用户来说他们完全不必去知道是靠这背后的什么技术才带来了使用上的便利,他们甚至可以不必去知道这些使用上的便利——用户只需要觉得这玩意儿用着好用,用着舒服,谁管你内核用的是UNIX还是Windows CE?但是作为一个经营者,如果不能看到这些技术层面上的特性优点缺点,自然也就很难选择应该用什么技术;但是如果你过分去注重这个技术,则可能忽视掉用户的真正需求而为了追求技术去追求技术,因此敲不死并非不懂技术,而是懂得找技术和人文的平衡

以上两个事例都是在说明敲不死并非不懂技术的同时,也阐述了技术在背后的重要作用;而一个反例,就是Symbian这个系统——事实上虽然大家都说Elop是从巨硬来的奸细所以糯鸡鸭才会放弃Symbian转投巨硬的怀抱;但另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Symbian这个系统的确已经很臃肿很难维护,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性已经让他无法赶上iOS或者Android这样快速的更新频率,因此Symbian这个老旧的系统被砍掉也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了——尽管这一切身为普通用户的你或许完全不知道,或者应该说——你本应该不用知道这些

事实上偶入门水果教的时候也是对这些内核啥的完全一窍不通,虽然很早就对水果有一种莫名地向往感,但真正把偶带入水果教的则是一台小白——那个时候还是PowerPC年代的iBook G4;或者更准确来说,那台小白的硬件做工设计云云,而是Mac OS X的众多特性里面一个相对来说或许并没有那么起眼的一个特性:Dock

早在当年用Windows的年代,偶就和其他绝大部分Windows User有一个不同的习惯,就是桌面上什么都不放,但是底下任务栏的“快速启动”项目确是长长的一串,以至于为了保证窗口在任务栏上有足够的空间去显示,偶不得不把任务栏给托成两栏,下面一栏专门显示快速启动,上面一栏才是窗口的空间——而在当时偶甚至不知道水果牌电脑用的不是Windows,偶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除开Windows还有其他的民用操作系统(虽然知道很多服务器往往采用UNIX或者Linux),更别说Mac OS X的长相了

第一次知道Mac OS X的存在是水果发布Mac OS X 10.4 Tiger之后不久,当时的一期《大众软件》上做了一个Tiger vs Vista(当时的Vista还在开发版)的评测,而那篇评测之中其实也并没有对Dock说什么(好像本来那个评测就是连载,所以或许刚好那一期重点不在Dock上),而是说Windows的资源管理器和Mac OS X的Finder的对比,那个时候也只是觉得Finder的多栏(Column)视图似乎看起来很方便,至少似乎比Windows上的多级菜单用着好用一些,事实上当时感想也只是停留在这个层次上而已,8过也正是由于这篇评测,让偶在不久之后逛电脑城时想到了专门绕到水果电脑的卖场去实际看一看这个系统到底是怎么样的

于是上面说了偶在用Windows的时候就喜欢用快速启动而不是桌面图标,因此“毫不意外”地,偶第一眼就深深地爱上了Dock这个东西——大大的图标,比XP上那伤偶狗眼的32×32的渣图标好看多了;自动放大,即使Dock上图标排满了,或者不愿意把Dock弄得太高,也不必担心图标缩的太小之后看不清那是什么图标;启动弹跳动画,比快速启动栏那样点击之后什么都没有只能乖乖等待的效果好看多了;底部小三角(Tiger的年代还是2D Dock,那个时候还不是用的聚光灯而是用小三角来表示一个程序是否在运行),让你对启动中的程序了如指掌——Dock的存在,让偶当时就深深地感觉到,Mac OS X完全是为偶而诞生的操作系统,因此咱就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水果教——当天就跟老妈说想要一台水果牌的电脑,而开明的老妈也在后来一次事情来成都时陪偶一起去电脑城购入了当时仍然还算很昂贵(9900软妹币)的iBook G4;而后来的什么iPod、iPhone以至于iPad,就完全可以说是毫无任何意外的延长线了

事实上关于偶入门水果教的契机这点偶在过去的博文中已经多次阐述过,但是偶认为这件事值得偶重复去说,因为可以说这是完全改变了偶后来的生活方式的一件事——过去偶认为偶玩Windows很厉害,两个星期重装三次神马的家常便饭咱可以做得毫无鸭梨,神马注册表这种折腾纯属小儿科;后来偶才发现,系统本该只是你工作的“道具”而不是你的工作“本身”,重装系统也好修改注册表也好这种折腾本不该让你花时间去做——于是现在偶除开系统升级以外只重装过一次系统——而唯一的那一次也纯粹只是偶想看看Mac OS X的重装是怎么样的而已;甚至连关机都甚少,反正关机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必要性了,应该说,是水果让偶第一次真正认识到“手段”和“目的”的区别

好了说了这么多废话,也差不多该做总结了——总之,敲不死虽然退出了CEO的角色,但是还将仍然在水果董事会任职,因此在展望水果的未来的同时,还祈望敲不死能保重身体——一个时代即将结束,让偶们期待下一个时代的来临

Author: 星野恵瑠

Mac user, Niji-Ota, Chinese, Now working in Japan at MAGES. Inc., Future's aim is that one day my name can be listed in Wikipedia

20 thoughts on “敲不死正式辞任水果CEO”

  1. @Bee君
    其实用习惯了之后各种体会到Windows是多么木有效率多么反人类的OS啊 ( ̄‥ ̄)

    @yx_wh
    嘛最初本来NEXTSTEP是想拿Linux做内核的,这样还可以争取到开源社区的支持,但是结果当时Linux社区的老大(忘了是谁了)和敲不死谈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敲不死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于是最后NEXTSTEP只好用Mach了 (=v=o) 8过好像现在Darwin和Linux相比没什么劣势

    @EmiNarcissus
    这个无所谓啊,敲不死重新上台把Newton砍了之后一样好多原来卖糖水年代的粉丝把水果骂的一塌糊涂 (=v=o)

    @Bill gates hxk
    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敲不死的一大作用就是他是伯乐 (=v=o)

    @kita
    偶还是习惯在下面呢 (;;)

      (Quote)  (Reply)

  2. 用过mac实在很爽。。。。。但是有点不惯。图标啊,列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美啊,对于这只不玩游戏的。。。

    windows老是折腾,特别是xp那时候。。。win7娘基本不用了,其实根本不用折腾什么吧。。。只是我们太寂寞了

    乔布斯真的是一只很厉害的人吧,不得不佩服,希望他身体健康!

      (Quote)  (Reply)

  3. 我最早就是在桌面上放一排。然后是装深度ghostxp开始用free launch bar。
    然后开始free launch bar+total commander 的 ctrl+d
    GNU/Linux下面直接定GNOME的快捷键
    说起Mach,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Linus Torvalds在他的自传里把Mach批得一钱不值还有GNU Hurd的失败……

      (Quote)  (Reply)

  4. ObjC的语法很难接受,不过看惯了却感觉很舒服,过程还是蛮有意思的。
    其实水果现在最大的困境并不是Cook有没有能力胜任CEO,而是老乔已经被神话了,顶着这样的光环,Fans不一定会买他的帐,就像Bill resign以后无论微软做什么产品都会被喷一样~

      (Quote)  (Reply)

  5. 9900軟妹幣啊~回想起了kita的第一台電腦 (=v=) ,話說已經似乎屍體被解剖了還留存著的說
    話說以前桌面上都全部隱藏了,然後任務欄左調或上調的說

      (Quote)  (Reply)

  6. 果断今天是乔布斯的纪念文日么~~www一起果断纪念下~~一个时代的传奇人物~ wow

    PS:下面的日文+中文(天杀的不知道谁只翻译了一点点,结果日语中文混杂后我表示真的看不懂了!!)麻烦某秀吉翻译下- -3Q啦 =3=(如果这段火星文翻译不能了也拜托告诉我下 www)
    —-
    え君く猫ぎくす。 じ谢つしぜ词ぶてもみぷで结。 君べ まびふぱぺのにぴて。

    TV动画て二期ばだにほぶ制作つぬに株式会社ちにてぬち。 てそてち谢肆そに!

      (Quote)  (Reply)

  7. 唔… 偶是先有iPod再有Mac的说…
    当时一直想要 Power Mac,可惜没有米…

    话说偶的博客RSS输出乃那里正常么?最近貌似出问题了…

      (Quote)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D) (!!!!) (……) (^o^;) (==) (OoO) (=v=o)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