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说话

我们常说,做人要表里如一,不能在一个人面前说一套,在另一个人面前说另一套,当然这一点本身没有错,8过在沟通技巧上,特别是公众演讲这样的场合,“看人说话”却是一种很重要的技巧
简单来说,就是根据你说话的对象,来决定你说的话的具体内容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水果的CEO敲不死被公认为商界最厉害的演讲大师之一,这是为什么呢?当然有很多原因可以列举出来,比如每次演讲的时候所用的幻灯片效果非常华丽而又不失实用;再比如敲不死在演讲的时候的肢体语言非常到位观众看着不死板;又比如即使意外的在演讲过程中出现了差错,敲不死也能机智地化险为夷,将篓子变成一个笑点让气氛不至于尴尬,甚至反而还会达到一个小高潮等等,但是还有一个可能大家不太会注意到的一个原因,那就是演讲的时候使用的语言(这里不是指“英语”“中文”这样的语言,而是指的词汇的组织、句子的断句等等的语言技巧)

在设计界有这么一条“名言”——所谓最优秀的设计,是要让用户根本看不出来这是“经过设计”的东西,仿佛他就应该是这样一样而不让人在意到他的存在,其实演讲也是如此,特别是“用词”的设计上,这一点演讲的大师所做的演讲,用户是根本看不出来他在用词上有多么高的造诣的,因为仿佛好像事情原本就应该是这样一样

回到敲不死的演讲上,那么既然偶们说敲不死的演讲的成功,在语言上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么敲不死的语言究竟好在那个地方呢?其实那就是——面对不同的观众,用不同的语言
敲不死是怎么用不同的语言来面对不同的观众的呢?很简单

在Macworld、WWDC等这样的相当于水果的新产品发布会上的演讲的时候,敲不死的用词往往非常简单而且语速偏慢,只要是听力达到初级偏上的水平,再熟悉一点常用的IT界名词的话,要大致听懂敲不死的发言就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个时候敲不死面对的,除开一部分对软件、硬件等非常熟悉的程序员或者Geek以外,更多的是将会购买使用这款产品的普通消费者,而这些消费者往往来自世界各地,比如欧洲亚洲南美甚至非洲,所以敲不死必须要用尽量简单的词汇和语句,来尽可能让更多的观众听懂他在说什么,这样才能宣传出自己的产品的优点(或者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洗脑),然后大家才会去买

而在2007年的D5和2010年的D8大会上,敲不死作为嘉宾在台上接受采访的时候,敲不死的语言就相对更接近于日常使用的等级更高一点的没有什么太多的修饰和简化的口语,语速也和日常说话的语速差不多,因为这个时候敲不死面对的,主要是广大在D5和D8现场,以及坐在电视机前收看节目的美国观众,并且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太多的需要宣传自己的产品的需要,所以这个时候只要广大的美国观众觉得没问题,那就没问题

至于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虽然通过电视转播以及网络传播,全世界各国人民都可能会是敲不死的听众,但首先敲不死面对的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们,所以在那个时候的演讲,敲不死用的,更多是仿佛朋友一般的让大家觉得很亲切的词汇;此外因为是在空旷的广场上做的演讲,考虑到最终传播的音效的问题,敲不死也尽量用放慢了的语速来完成了他的演讲

今天为什么说到这个话题呢?原因其实是因为偶然在论坛上看到了这么一篇帖子,大意如下:

马上就要开始中级日语的课程了,想准备一下自我介绍,希望要低调一点但是不要太俗的,记得守护猫娘绯鞠里面有一个不错的古风介绍,但是没能听出来原文,希望大家能帮忙提供一下那段话的原文

嘛,虽然非常能理解这个问题,毕竟学习一门语言的时候,作为学语言的学生很多时候都很希望能在“同班同学”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外语水平多么牛X”,所以“用古风的日语来炫耀一下自己的日语能力”其实非常正常,但是这里却有一个非常严重的——自我介绍是用来干什么的?
所谓的自我介绍,是给大家介绍自己,让大家能对自己有一个最基本的了解用的,所以在日语学习班上,自我介绍最主要的面向的对象,不是你自己,也不是你这个班的老师(虽然他也是对象之一),而是你这个班的全体的同学,因此首先你要确定的,是你能否把你要带给他们的情报准确地传达给他们

既然是日语班,而且还是“中级日语班”的刚开始,自然大家的水平,也就是刚学了点皮毛的初级日语水平,别说你的同学了,甚至就连你自己都还不知道那话怎么说,你又如何指望你说出来大家能听懂你在说什么呢?如果你说出来的东西大家听不懂,那么这个时候的结果往往就一种——“这家伙哪根葱哪根蒜啊?自以为学的日语多一点了不起啊?”

没错,基本就这样,不信你扪心自问一下,当你的班上,你的同学在你的面前炫耀他的专业知识比你更多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受?你会觉得对方好厉害而打心底崇拜对方吗?除非对方在你面前“炫耀”的时候用词拿捏非常准确让你感受不到他在“炫耀”反而更像是帮助你让和他一起共同进步,否则你只会觉得对方很自以为了不起;而作为“语言”这个东西,大家都只是学生,连说的是什么都完全听不懂,又如何指望对方能体会出你那“古风的谦虚”呢?所以这里反而还不如就用最简单的词汇最为有用

于是既然说到敲不死,这里顺便给大家举几个例子说明敲不死是如何用简单的词汇完成一场高科技产品的发布会的

首先比如说iPad使用的LED-IPS显示屏,关于LED面板水果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了所以敲不死特意跳过了对LED的详细介绍,更多地介绍了一下IPS,而敲不死介绍IPS显示技术地时候,并没有刻板地像一个“科技公司”一样说“IPS技术是一种水平施加电场的液晶面板,他的上下两片偏光板是永久保持90度交叉配置的”云云,应该说这样的对IPS的介绍,除了那些对硬件了解的无比透彻的人,还有谁能听得懂?所以敲不死在介绍iPad所使用的IPS的时候,并不是说什么“IPS是这样的这样的这样的屏幕”,而是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为什么用IPS面板,IPS有什么样的好处——使用IPS屏幕可以获得更广的可视角度,因此通过iPad,用户可以更方便地和朋友们一起分享观看视频,而只字不提IPS面板的原理之类的

再比如说iPhone 4的“划时代的Retina Display”视网膜面板,要说这个屏幕的好处,自然不得不说到的就是分辨率以及屏幕像素,但是分辨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不信?随便到大街上抓个MM问问,他多半会把手机摄像头的分辨率说成屏幕的;那么要怎么向世人介绍iPhone 4的屏幕呢?敲不死很聪明,直接从像素这个最基本元素开始,对屏幕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说明——屏幕是由像素组成的,当一个屏幕同样的大小上像素更多的时候,曲线也就更完美(此时还在屏幕上直接对比了同样一个区域4*4的像素和8*8的像素的曲线区别),如此来解释高分辨率的屏幕带来的好处;最后再说到人的肉眼是有分辨极限的,当一个物体在眼前多少距离时,人只能分辨多少距离的像素,此时相当于一个这么大的屏幕的时候是多少的分辨率,最后才告诉你iPhone 4的屏幕用这个标准来说已经超越了人的肉眼的分辨极限,所以我们才称他为视网膜屏幕——整个介绍过程非常浅显易懂,而对这块屏幕的“原理”什么的却只字不提——因为如果你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即使告诉你我们是怎么做到这么高的分辨率的,你也听不懂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看人说话”,特别是在做公众演讲的时候(因为一对一的讨论时如果对方听不懂,他还会给你说出来,如果他和你关系还不错的话),一定要清楚地认清你所面对的观众或者听众,想清楚面对他们你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而不是一味地以为用词越刁钻越专业好像就越能烘托你的专业地位——敲不死好歹在整个IT界也算是非常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的演讲都不会用刁钻的专业术语,更何况你呢?

Related Posts

Author: 星野恵瑠

Mac user, Niji-Ota, Chinese, Now working in Japan at MAGES. Inc., Future's aim is that one day my name can be listed in Wikipedia

20 thoughts on “看人说话”

  1. 还是很有道理的额。。很少看LOVEE写类似的文章。还有可以看出,你对敲不死的LOVE确实很深很深。。。像对痛车一样。。

      (Quote)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D) (!!!!) (……) (^o^;) (==) (OoO) (=v=o) more »